光电拖拉机叁型

the question

有一个问题。我想问的唯一原因是我想得到肯定的答案。如果得不到肯定的答案 我宁愿从未开口问过。

这时候就是确认有多大的把握可以从被提问者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 如果高度自信 极确定 那又有什么开口的必要呢 一旦开口 可能得到的否定答案只会更加具有打击性。

如果 很拿不准 游移不定 更没必要开口去问 毕竟 得到的肯定答案也只是一瞬间的快活 接下来的是由此产生的一连串为什么 甚至怀疑自己得到的YES是一个善意的敷衍。没味。这种愚蠢的多疑 是嵌在人格里的痛苦。

a rose is a rose
a fool is a fool

评论
©光电拖拉机叁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