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电拖拉机叁型

对 就是这首歌。peggy lee 听的第一首是 fever 那是几年前? 看双螺旋的时候听到的 血糊糊的电梯里 放的这个歌 惊为天人 就快速去找了她其他的歌来听。第一次谈起来 就是和小田 在她那个宿舍里 瘫床上的时候 好像是。反正是和她说过 fly me to the moon这个歌。应该是 她和我说的 更多的时候。

总之 刚才蹲阳台 切歌扫到了这个 突然就串出来了一条画面。对 一条 就是那种全景图的感觉。

听这个歌 最强烈的记忆 就是在杭州的时候 西湖边上的一个车站 很堵 很堵 很堵。我和许工在一个长椅上瘫着 刚从一个神秘的地下设施里走出来 又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才找到这个车站 那个设施 好像是 四〇七工程?还是六?

疲乏。我就整个人斜瘫在他后背上听歌 他弯着腰看手机。这个位置好像不太对 我究竟是怎么瘫的 才能看见那边的长堤呢。不过我就是看见了 那天雾蒙蒙的 灰蓝灰蓝的 视线尽头的长堤 小树整齐的列着 毛茸茸的 想不出来其他的形容词 总爱用毛茸茸。可它就是毛茸茸的嘛 像小时候过家家用的道具。树 和人 都是 毛茸茸的 从远远的我这边看过去。

疲乏到懒得打开相机 就用手机简单的咔哧咔哧。很好看的平坦的一条长堤 被拍成了倾斜的 后期也能调就是了。

什么不能调呢 现在。

调完了以后 我甚至怀疑当时看见的 是不是这么蒙蒙的灰蓝色 是不是这么好看的毛茸茸。

怀疑吧 不影响这张照片的好看。可能是那个月最满意的一张。

不能调的是 当时巨大的愉快。愉快的有些沉重 我倚在那里 呼吸在水里。

评论
©光电拖拉机叁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