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电拖拉机叁型

他理了胡子 弯下腰 用满是胡茬的下巴亲昵蹭我颈窝 然后小小的亲吻。那一会儿我假装他是我的爱人 呼噜一把他头顶 躲着笑 然后舒适的环抱住他 像回了家。
他是个那么好看 那么年轻 那么充满活力的意大利男人 当然也有时讨人厌 复杂而捉摸不定 自我矛盾 但总还十分迷人。我却这么胆小 软弱 躲在“一切无所谓”的声明下 对生活充满无聊的沮丧 和 最坏的恶意。

评论
©光电拖拉机叁型 | Powered by LOFTER